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
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

新闻详情|News

最强王者归来小说

  监狱大门缓缓打开,叶诚穿着三年前破旧的衣裳,背着一个双肩包,踏出了监狱的大门。

  叶诚摸出了半包烟,这还是三年前入狱时身上带的,竟然还没有发霉,看来密封得不错。

  突然,不远处路边树阴下的一辆紫色宾利驶出,停在叶诚旁边。

  后窗玻璃放下,里面是一个戴着大墨镜的女子,她露出来的唇鼻都十分精致,只是那冰冷的目光,就算是隔着大大的墨镜镜片,也依然让叶诚感到汗毛直竖。

  这哪是一个如温香暖玉的女人,这简直就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啊。

  车内弥漫着烟味儿,前面驾驶室一个英气十足的短发女子用锐利的目光扫了过来。

  只是,叶诚无动于衷,而小姐又什么都没说,她只好冷哼一声,一脚油门离开。

  一路无语,车子驶入了江中市凤梧山的一座豪华别墅。

  三年前,就是在这里,他被末婚妻秦明月设计服下了烈性的致幻,将秦明月同父异母的妹妹秦语冰强暴。

  而后,秦家宣布解除婚约,接着叶诚早逝的父母留下的那份可供他一辈子吃穿不愁的家业,被他信任的几个好兄弟联手瓜分殆尽。

  叶诚看了一眼已经率先走了进去的秦语冰,也抬步跟了进去。

  对于秦语冰,叶诚的印象不深,只觉得她十分孤僻,也不爱说话,眉宇间似乎写着“倔强”两个字。

  那时叶诚对秦明月一片痴心,被她迷得晕头转向,也根本没有怎么注意秦语冰。

  三年过去了,秦语冰变得寒冰一样,身上的气场也变得异常强,举手抬足都给人十足的压迫感。

  秦语冰取下了墨镜,叶诚微愣了一下,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艳感。

  只是从秦语冰的目光中,叶诚看到了厌恶和仇恨。

  叶诚能理解,当时他给只有十七岁的她带来的伤害,怕是永远都无法愈合。

  “小夜,把文件给他。”秦语冰强忍着想将叶诚扒皮抽筋的冲动,对一直跟在身边的短发女子道。

  叶诚打开看了一眼,顿时愣住,因为文件上面写着几个大字:结婚协议书。

  “你看一看,签了字后就放在这里,最后一页有一张卡,里面有五十万,是你一个月的零花钱,以后每一个月,我会往卡里打五十万。”秦语冰说完,和小夜上了楼。

  叶诚龙飞凤舞地在上面签了字,然后拿起了那张银行卡装进了兜里。

  吃软饭啊......我叶诚就算是吃软饭,也要做一个最强的软饭王!

  叶诚的瞳孔中闪过一丝金芒,似有龙影在其中翻腾。

  他依旧是叶诚,但却融入了大千世界中一个同样叫叶诚的龙医的记忆。

  龙医叶诚,大千世界中翻云覆雨的绝世强者,他以医入道,抽取龙魂,凝练龙血,令真龙一族闻叶诚而色变,后被龙族女王追杀百年,最终被迫跳入葬神涯,一缕神魂遁入空冥,与水蓝星上的叶诚融合在了一起。

  如今,两者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成为一体。

  嗯,现在就用这五十万去买点药材,先到练气一层再说。

  楼上的落地窗前,秦语冰看到叶诚兴冲冲地走了出去,目中冷意更甚。

  “小姐,为什么要这么做?这个废物三年前对小姐......”小夜气愤道。

  秦语冰摆摆手打断小夜的话,淡淡道:“毫无疑问,三年前是我那好姐姐的手段,他只是一颗可怜的棋子罢了,原本他死在监狱也就罢了,既然他活着出来了,那就物尽其用。”

  物尽其用?小夜显然不明白,但秦语冰也没打算让她明白。

  这家药房足有三层,每一层面积都有近千平方,一楼卖的是西药,二楼是中药,三楼是办公区和仓库。

  叶诚直接上了二楼,水蓝星灵气稀薄,他可不指望这里能买到什么天材地宝,就指望能买到一些有些年份的野生药材。

  一上去,就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青女孩迎了过来,热情问道:“先生你好,我是这里的职业初级药师任盈盈,不知有什么可以帮到您。”

  叶诚直接将一张方子拿了出来,道:“帮我配齐药材,注意,都要用野生的,特别是里面的山参,一定要五十年份的。”

  叶诚知道,五十万看起来不少,但一支真正的野生五十年份的山参,就要大概二十万左右,他这一幅药配齐的话,大概在四十万左右。

  “真巧,我们店里刚好收了一支五十年份的野山参,我带您去看看。”任盈盈心中一喜,看叶诚的穿着,她本以为他顶多买个几百块的中药,没想到会遇到一笔大单子。

  来到里面的贵重药材专区,这里的人少了许多。

  任盈盈拿出装在锦盒里的野山参,放在叶诚面前。

  叶诚目光一闪,只一眼,他就已经能确定这的确是一根五十年份的野山参。

  但就在这时,突然一只手伸过来,将这装有野山参的锦盒抓走。

  这是一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女人,约莫三十出头,胸口夹着的工作证上显示其叫李小花,是中级职业药师,同时也是这家店中药部的副店长。

  “王总,你看这支五十年份的野山参是不是您需要的?”李小花捧着锦盒谄媚地对一个一身高档西服的男子道,而男子身边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却震惊地看着叶诚,用胳膊肘撞了撞身边的男子。

  男子望向了叶诚,表情先是震惊和畏惧,随即变成了不屑。

  “哈哈哈,叶大少,可真巧啊,你这是从监狱里出来了?”王子杰高高在上地盯着叶诚,还示威般一把搂住了旁边的女人。

  “我说叶诚,既然出来了,那就要好好做人。”旁边的女人假惺惺道。

  叶诚冷笑,这对狗男女都是他的同学,女人叫汪秀珍,有一次还光着身子摸他的床,被他赶了出去。

  男的叫王子杰,以前他的狗腿子,后面他被秦明月陷害进了监狱,就改投了他曾以为的好兄弟之一的许辉。

  听到叶诚刚从监狱出来,任盈盈下意识地退了两步,而旁边不少人也都开始指指点点。

  “东西给我,滚。”叶诚半眯着眼睛,这种狗东西,踩死他都怕脏了自己的鞋。

  王子杰一个激灵,下意识地要下跪,但他突然反应过来,他现在可是高高在上的王总,而这叶诚,不过是刚出监狱,身无分文的强奸犯罢了。

  “叶诚,你别不知好歹,当初你犯下强奸罪,在监狱改造三年难不成还想再进去不成?”王子杰厉声道。

  “就是,跟你同学,真是我们的耻辱。”汪秀珍也尖声道。

  叶诚怒极反笑,懒得理他们,对那任盈盈道:“凡事都有先来后到,你们永康药房这是想要店大欺客吗?”

  任盈盈咬了咬下唇,鼓起勇气道:“李店长,确实是这位叶先生先看中这支野山参的。”

  李小花瞪了任盈盈一眼,傲然道:“这支五十年份的野山参可要二十万,就这强奸犯的穷酸样,他买得起吗?”

  叶诚目光凌厉,冷笑道:“我要能买下,你跪下自扇十耳光吗?”

  吃最软的饭,做最硬的男人!——叶诚语录。三年前,他被心仪的女人陷害入狱,三年后,他王者归来,誓要让那个女人跪在地上唱征服!

2019-10-23 19:29:35  [返回]